香甜糯软:上海人的糕团人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9-10 09:31:4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近来满城热议的肉松咸蛋黄青团被追捧成“黄金团”,让人微微诧异之余,不禁重拾上海糕团的点滴滋味和其中的生活情愫。

............


 香甜糯软:上海人的糕团人生 

文/尔雅

 

沪上人家,多爱糕团,近来满城热议的肉松咸蛋黄青团被追捧成“黄金团”,让我微微诧异之余不禁重拾上海糕团的点滴滋味和其中的生活情愫。

 

“快看快看,爸爸给你带什么了?”

 

小时候,许多个早上,上完夜班的爸爸回到家,不急于休息,而是先笑眯眯地从人造革黑包里掏出一个大大的铝制饭盒,里面有时是白胖多汁的大肉馒头,有时是点缀着红绿丝冬瓜糖的蜂糕,还有我念念不忘的方糕和条头糕。方糕雪白方正,上面有模印的花卉图案,隐约透出里面的豆沙馅,细细咀嚼分外香甜;条头糕是修长的糯米糕,浅淡的藕荷色微微透明,里面嵌着一粒一粒大大的赤豆,外面洒着星星点点的糖桂花。

 

爸爸带回来的蜂糕 

 

“好吃吗?”

 

“嗯嗯,好吃好吃。”我常常一边连连点头一边香甜地享受。

 

“小东西,这是爸爸上夜班才有的营养点心,留点给爸爸。”妈妈忍不住轻轻地呵斥我。

 

小学四五年级时,有段时间接连不断地生病住院,那时候医院没有人性化管理一说,下午三点之前一律不能探视,小小的一个人躺在硕大的病床上数小瓶里一滴一滴往下滴的药水,或者看病房天花板上的斑渍象骆驼象老虎还是象仙女。

 

妈妈常常汗流浃背地出现,下班后挤车赶到医院是很疲惫的吧。看妈妈给我拿出大白兔奶糖、果丹皮、盐金枣,我一下子觉得住院真好。

 

“这是什么呀?”

 

妈妈带来的桔红糕

 

“桔红糕呀,里面放过金桔粉,很好吃的。”

 

一小方一小方的桔红糕软软糯糯,有天然的玫瑰芬芳和柑橘气息让人齿颊留香,我和妈妈你喂我一个我喂你一个,吃得好高兴,几乎忘记了这是在医院。

 

高中时,爷爷过大寿,几个嬢嬢好一番张罗,楼上楼下挨家挨户送一份定胜糕和糯米寿桃,爷爷坐在满屋子蒸糕团的米香气里,一脸红润,但我不知为什么又是欢喜又是怅然。

 

定胜糕和糯米寿桃

 

后来,念大学,寝室里唯有我是上海女生,常常买些各色糕团带给姐妹们,依稀记得来自山东的惠姐爱吃糜饭饼,沈阳长大的晓阳喜欢黄米糕,内蒙的延水倒是最能欣赏青团金团,而我也就这样得了个“糯米团子”的昵称。

 

黄米糕

 

再后来,和高高大大的他逛南京东路,在沈大成点心店门前排队买双酿团是保留节目。

 

裹着椰丝的糯米团,里面一半是细腻的赤豆沙一半是喷喷香的黑洋酥,咬下去一点一点地甜到心里,是谁说爱吃甜食的男人会很体贴。

 

双酿团 

 

再再后来,工作,单位在寸土寸金的人民广场。九十年代末的人民广场南面还有一排逼仄的弄堂,里面数家糕点摊铺。

 

“妹妹,介大的肚皮还上班啊?来,阿姨帮侬做着大点的饭团,吃吃饱养养好。”

 

大米粉加糯米粉一起蒸熟的饭团,按扁加上白糖芝麻粉加上一根脆脆的油条,裹得密密实实,吃起来甜咸糯脆都有了。

 

糍饭团包油条,上头还有芝麻 

 

“妹妹侬放心哦,饭团芝麻粉统统是阿姨自家做额,绝对清爽,油条是隔壁阿奶儿子刚刚做出来额,用好面粉好油。”

 

挺着大肚子,我常常在她这里买早餐,因为这个丰盛的大饭团着实美味,也因为这个矮小跛脚的中年妇女次次亲热无比地叫我一声妹妹。

 

再再再后来,我越来越熟悉王家沙、乔家栅、绿杨邨、虹口糕团这些店家,但凡有机会,总忍不住顺手买上些糕团解馋。也记得,陪外国同行在城隍庙绿波廊吃点心,虽然蟹壳黄、眉毛酥已经引来啧啧赞叹,但等到桂花拉糕登场,一桌宾朋全都凝神“拉”糕,那种江南滋润清甜的风情尽在其中。还有某个阴沉冬日,一家三口去七宝老街闲逛,人头攒动意兴阑珊之际,恰遇路边店家的海棠糕刚刚出锅,我家老大即刻杀进人群少顷捧着热腾腾的美味冲出,三个人一边吹气一边大啖,滚烫甜蜜落肚,瞬间觉得喧嚣红尘如此明丽动人。去奉贤,一盘油光水滑的农家草头塌饼让我形象尽失;在青浦朱家角,扎肉粽子我不起劲,现切现装的芡实糕买了无数条;还有金山金泽微黄松香的状元糕颇多回味……

 

 

金泽状元糕 

 

“刚刚蒸出来的糯米糕,刚刚蒸出来哦!”

 

“白的是纯糯米,红的是血糯米,黄的加了南瓜,里厢是枣泥豆沙,包甜包糯!”

 

奉贤草头塌饼

 

崇明岛摆渡码头,我禁不住卖糕老奶奶的诱惑,一口气买了三块又大又圆的蒸糕,一路热烘烘地抱着赶回家去。

 

冲到家门口,我边敲门边孩子气地叫道:“阿爸、阿爸,快来吃糕,还是热额,侬定规欢喜。”

 

鼎鼎大名的绿波廊桂花拉糕


(本微信专稿)



这是“朝花时文”第817期。请直接点右下角“写评论”发表对这篇文章的高见。投稿邮箱wbb037@jfdaily.com。投稿类型:散文随笔杂说,尤喜有思想有观点有干货不无病呻吟;影视剧和热门舞台剧评论,尤喜针对热点、切中时弊、抓住创作倾向趋势者;微小说或小小说,见新出奇,走心入神。也许你可以在这里见到有你自己出现的一期,特优者也有可能被选入全新上线的上海观察“朝花时文”栏目或解放日报“朝花”版。


“朝花时文”上可查询曾为解放日报“朝花”写作的从80岁到八零后的200多位作家、评论家、艺术家和媒体名作者的力作,猜猜他们是谁,把你想要的姓名回复在首页对话框,如果我们已建这位作者目录,你就可静待发送过来该作者为本副刊或微信撰写的文章。你也可回到上页,看屏幕下方的三个子目录,阅读近期力作。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