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冷的中关村,我买了一本时尚芭莎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11-21 08:26:5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Kyle,大学最后一年的学生,二十二岁,按道理早已经过了青春期的年纪,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为什么我还是在长青春痘。

   讲真来说,无论是心智与情感,一直来说我都处在迟滞的状态,同样道理总是会晚点明白,作为一个EE人,说实话很想给自己的大脑补偿一个超前相位,来平衡这种晚到的成熟。

   来北京大概有小十天了,不知怎么的最近戏多的要死。北京今年没有下雪,但是刮风凌冽的异常,瑟瑟发抖地去接闫老师,原定六点到的高铁生生的晚点到了九点,干燥和不规律的作息让我又继续长痘,嘴角上火,一月份的首都商场里热的要死,外面却是口罩手套围巾一样不能少的刺骨。

   在等闫老师高铁的时候,五点半已经出门的我才知道因为大雪,西安北到北京西的高铁一路都在减速,遂坐着10号线溜了一圈,北京说来大,人的活动范围又能有多大,毕竟只有凤毛麟角的人在北京可以终日吃喝玩乐,享受着帝都的繁华与灯红酒绿,大部分的普通人,还不是几个半径三公里的站点数点一线罢了,无外乎家,单位,常去坐坐的小酒馆,累而又钱财充裕的时候偶尔的给自己放个假,稍微跑远一点犒劳一下自己的肚子哦,去见见旧日的老朋友。

   说来北京地铁,慢慢的也就丢下地铁总图,我下车的也不过就是海淀黄庄,中关村,魏公村。索性每次来北京不是清早就是半夜,北理工离我要去的地方走路也就十五分钟的路程,至今还没有机会挤一下首都的早高峰,一个曾经要立志在上海漂泊的青年就这样开启了在京城的寒假生活。

    原计划高铁后去尝一下京味小馆,泡汤掉了,我在北京西站的麦当劳买了一个汉堡一杯热奶茶,从家乡西安开来的列车整整开了八个小时,约莫九点钟吧才接到了闫老师,奶茶已经变得温热,满脸痘痘嘴角上火的我不好意思的嚼了两粒口香糖,戴上口罩,走进了往来穿梭再平凡不过的9号线。真的是,我活的太粗糙了。

    1月28号大概算是我的一个假期吧,在中关村醒来,谈不上慵懒也没有疲惫,许是因为昨晚的我一夜没有睡着,从床的这头折腾到那一头,盖盖被子掀掀被子,想起了朋友打趣地说过“与其被动失眠,不如主动熬夜”,这话简直太对了,为数不多难得可以放肆的晚上,CCTV记不得几套在放《我的前半生》,瞅了两眼觉得还蛮有意思,但我得承认的是期初抓住我目光的是马伊琍那套红配绿的衣服,哇,怎么会有人比我穿的还难看.....

     今天早上一如往昔的穿梭在中关村的街头,来到北京或者上海总是会戏多的不行,感性的泛滥已经影响到了我的判断,好像处女座的每个人有个自己的世界,并且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

    今晨阳光没有那么大,风也没有那么大,中关村的吵闹声也没有那么大,我说不上来是彷徨还是幸福,是叫做惬意还是惆怅的情绪笼罩着我,作为一个北京话还算凑合的外地人还是觉得这里的一切还是蛮有意思的,说到底我也挺爱学人的,老妈和姥姥都是天津人,拐里拐弯儿的北京话也不难说。

    每一个性格内向的人都会被生活改变成为谈笑风生的人,不外乎是走路的姿势是闲庭信步或是急赤白脸罢了。我没有像一个高素质的青年一样,没有车时候的红灯也一溜烟跑了过去,我知道这里有着拥有中国财富的最精英人物,掌握着中国核心命脉技术的大牛,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做作而又需要形式感的人,就算是每天在中关村走一遭,有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工位,我都觉得比渭水村儿里好,这种feel我说不上来怎么样去描述,大概就像是在最顶级的酒店里做大厨,最顶级的食物你要做给客人吃,女孩子嘛,就像恒隆的奢侈品销售,每天捣弄着各种限量女孩儿梦寐以求的爱马仕普拉达。

    我虽然没什么好运,但这么多年有两条铁一样的定律。第一就是人生低落的时候一定会遇到一个贵人,第二,仓皇之间做出的决定总是对的,从决定来北京到来北京不过一天的时间,以前也许可以,我现在已经不能再说做某一件事情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了,也已经过了随心所欲从心而肆意的年龄了。

    这个地方人多,楼多,外卖小哥更多,红的,黄的,蓝的,不论是清晨或者深夜,他们感觉是中关村里最忙碌的人。感觉我是一个特别爱体验生活的人,四年里去了无数的大学,体验过无数种悲欢,要说第一次体会到生活不易,是2015年迎新夜里十一点在灯下和中国移动结卖电话卡做蚂蚁头的钱,第一次生活陷入黑暗无所事事做家教弄讲座,办公司,卖水果,当厨子,签合同,逼着自己做了太多太多事情。

   人其实有很多第一次是顺势而来的,但又更多第一次是逼出来的,时间越久我愈发觉得迈出了第一步就已经完成了百分之99的任务,所以我也愈发回去心疼曾经所浪费掉的时间,有一种不知名的怯懦总告诉我,算了算了,不弄了,弄那干啥,没事没关系。这世上的人不是每个人生来都有着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

   谈不上惠风和畅,但也可以说是天朗气清,比西安好了很多很多。铁安一街的街头有家胖女人开的杂志亭,每月月初我都会去扫荡一圈,语文是我高中时候的王牌,作文大概就是我的王炸了,数十年如一日的睡前读书的习惯好像也被我丢掉了,上了大学的我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花光钱去买《格言》《国家人文历史》《青年文摘》,那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和沉迷微信微博的我嗜书如命,成了胖女人的常客与大客户,也在高二高三每一个熬到很晚的深夜,每一个吃着麦多馅饼的中午因为这些颜如玉和黄金屋感到充实。

    偶然走过中关村的街头的杂志摊,阳光熙攘往来的人群步履匆匆。两年前我也这样怅然又满足的心情走在旧金山,狭窄的道路混合着各式各样的风格元素忽上忽下,一群一群的鸽子忽闪着翅膀衬的这里愈发哥特,也臭的可怕。


      Edison对我说,你看旧金山的人都特别会穿,从上到下,绿色条纹的风衣底下会配一双深绿色的鞋,围巾,大衣,鞋子,仔细一看都是精心搭配过的。却是在旧金山这个艺术的地方,真的每个人都带有着一种时尚感。作为一个从初中开始看时尚杂志的童鞋每次见我,都会翻着白眼学着偶像顾里的语气尖酸的对我说:“你这穿的都是啥?!....."

     昨天一夜未睡的我,看完了《我的前半生》,卧槽,什么鸡汤都不记得,罗子君妈妈这个老太太真的太搞笑,老妇女真的惹不起惹不起,每次出游的时候都会看看老太太如何对付推销的让你买东西的屡试不爽。

    马伊琍的衣服从头到尾真的没有一套能看的....从出入职场的新人到牛逼的大牛,感受不到一点点着装的变化,这tm真的是电视剧的选择水准?作为一个及其不会穿的理工科男生都已经去Judge这衣服简直穿的太难看了,就像Edison看到了我。

     人大概对某些事情有一种本能的抗拒,小时候对举手发言有一种本能的抗拒,长大后有过山车过年的聚餐虚情假意的问候,大概就是这种来自于身体的本能反抗在阻碍着人类的进步,成为更好的人。

    因为不愿意点头哈腰,失去了很多晋升的机会,因为不愿意去走出第一步,失去了很多赚钱的机会。今年的寒假,说来已经是第三个没有在家里过的春节,我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从前在铁一上学的时候,离家只有两站路的我仍然想要住校,刚刚结束了噩梦般的考研自习室,有仓皇的来到北京,第一次借住在别人的宿舍,第一次做起了微北漂。

   三年来,反想我的人生规划,与从事技术的高薪人员做了背道而驰的努力。

   五周来,既定的轨迹并不尽如人意,所谓成长便是再不慌张无措,选择向前。

   十天来,在北京,我推翻了曾经,原来认定的初心不会改,从新规划了人生道路,开始努力,排好了整个寒假的工作与课业。

    恰如今早清晨的我路过那家书摊,买了一本时尚芭莎。如果今日的你不用费力的早起工作,无需为生计而奔波,阳光正好,又恰好路过了街角的杂志摊。

    不曾看过历史的你,买上一本《国家人文历史》,对学者文章的不曾上心的你买上一本《读者》,对电影没有了解的你买上一本《电影频道》,就像曾经处于身体本能抗拒研究时尚的我,

    今早买了一本《时尚芭莎》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