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园秦声 |《杀狗劝妻》中,别样的茹曼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11-23 13:30:2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FM106.6 AM693 陕西新闻广播

每天午后14:00 《梨园秦声》敬请关注

《杀狗劝妻》中,别样的茹曼(节选)

  文/李泉林

(点击下方观看视频)


茹曼是他们研究院在山阳县的一场演出中,我认识的。当时不由自主地就想到要与她合影。对于我这样清高孤傲一身臭毛病的人来说,这简直是一次铁树开花。圈里人都知道,我从来不主动和名家大腕合影,那些籍此炫耀虚头八脑没意思的做派,我一向深恶。后来我深度剖析自己的心理,我想和茹曼合影,皆是因为她那张端庄的相貌。那是怎样的一种端庄呵,注满了一库清凌凌的正念,开满了一坡金灿灿的善良。那是一种叫人分外踏实格外放心的端庄,那是一种可以灭妖媚除邪恶的端庄。不管哪里叫戏,只要开场有祭神的,定必让茹曼扮演观音大士。而我,虽无慧根,却一直存有善念。我和茹曼合影,其实是想讨一分吉祥,也把一钵正念捧回心里。后来相熟了,茹曼就在微信里,发了一组她的剧照。我当时惊呼天人,真的是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那种高贵、典雅、精致、端庄,像公主长垂拖地的裙裾,什么时候回顾一眼,都是一种骇俗的奢华。

令我意外的是,如此高贵、典雅、精致、端庄、大气的茹曼,却在《杀狗劝妻》中,扮演了一个娇媚淘气,爱不成恨不得的小娘子焦氏。我的意外是悠长的,仿佛盛夏的傍晚,日落西海的骄阳铺排下的万丈霞光。这种不留余地的颠覆,令我在相当漫长的时间,找不到茹曼的真相。这种反差,毫不讲理地搅乱了我的思维。我还在《走雪》中,品味着茹曼的大家闺秀曹玉莲的精明柔美与端庄,却横空闪上了一个焦氏。如同娇喘弱弱的林黛玉,猛不丁一身披挂,密不透风地舞起了林家枪。一个人要具备怎样的可塑性,才可以不留死角地反转自己,颠覆自己,移位到另一个精魂之上。我在《杀狗劝妻》中,一丝一缕地研读着茹曼的别样,和乾坤挪移之后一笔一划别样的茹曼。

这是一出传统喜剧,所有的喜剧火苗,都得通过焦氏这个人物点燃。这也可以看作是一出秦腔小品,三个人物,加上那条随时准备挨刀子的替罪狗,计4人。在极短的时间里组织矛盾,展开矛盾,结束矛盾,无一不契合了小品的要素。那个娇滴滴、粉嘟嘟、热辣辣的焦氏,既要作为一个反面教材出现在舞台上,她必须够可厌,够可恨,才配称得上一个反面;又不是一个本性邪恶的坏人,她必须够淘气,够麻辣,够妖娆,够风趣,才可堪怜惜。那个坏坏的焦氏,那个穿着绣花蓝袄蓝裤,搭一件黑底银花围裙,三寸金莲上飘着粉色缨绦的茹曼,那个打扮光鲜却竟然趁丈夫不在拷打婆婆的茹曼,一手捏着葱白白,一手拿着半块油馅饼,一口葱,一口饼,风情万种地上了场。造型上的娇媚,和品质上的恶顽,矛盾地交织在焦氏这个人物身上,也正是出喜剧效果之所在。成百上千年过去了,焦氏这个人物始终能永垂不朽地活跃在舞台上,生动在观众的心窝里,正是因为她身上多重性格的丰富性复杂性喷薄着万丈光焰。单一的孝女贤媳是好,但是没看头。纯粹的刁妇够恶,但是令人憎恶。恰恰是这等恨不起,爱不成的主儿,才叫人费思量,才是真真的艺术典型。茹曼准确地扑捉到了这种复杂交织的角色塑造的矛盾,这正是表演的深层次。

生动在焦氏身上的茹曼,掐尺等寸地绽放着人物的妩媚。这种灿烂的妩媚,逐步升级达到了饱和的状态,构筑了一截分外夺目的艺术界碑。而这正是焦氏这个人物,此时那刻应有的神气。那个一手掐着葱白白,一手捏着油馅饼,噘着樱桃小口,扭着杨柳细腰,撒一路细碎莲步上场的茹曼,妩媚中杂些妖娆,风趣里含些淘气,体贴时伴些轻狂。一上场的几分钟,即能博得观众对她的宽恕,讨来台下对她的怜爱。茹曼这个焦氏,就讨厌得可爱,轻狂得严谨,妖娆得麻辣。我们咋就恨不起这个拷打了婆婆丧失人伦的焦氏呢?

茹曼的那双手,那双顶着亮甲粉嫩的童子一般的手,不是长在胳膊的末梢,而是直接长在心灵上,是心灵的晴雨表,是情感的风向标,是喜怒的告白台。那双手欢快地交叠着,歌唱者:“那是曹郎,你刚回来吗将回来,将刚回来吗刚将回来?”丈夫不理的时候,那手会握成一个粉嫩的小皮拳,伴奏着小嘴的窃窃骂人,高高地举起,瘦瘦地落下,躲在身后的屁股上内敛地磨着。那种弱弱的可憎和肥肥的可爱,把一个焦氏渲染得流光溢彩。那是怎样一双通灵的手,面对生气的丈夫,好想搭在他的肩上,没大没小不管不顾少拘少束地攀谈,但此刻她不敢,干过坏事的那双手,没有资格没有底气。欲搭不搭,却搭又止,十个指头就那样尴尬地无措地空中舞着。拍了人家的肩膀,遭到了人家的呵斥,那十个指头,又怯生生地不知如何是好地滞在那里跳舞。一折戏里,有这样十个指头的无声诉说,胜过了一切的风雨雷电,敌过了一切的天崩地裂。茹曼的十个指头,传递给观众太多的东西,谱写在舞台无垠的意趣。这是剧本没写的,这是导演没设计的,这是老师没教的,这却是茹曼最出彩的神来之笔。

这是别样的茹曼,这是茹曼别样的成熟。茹曼的成熟,明亮而不刺眼,圆润而不腻味。茹曼的别样,又是一种无需声张的厚实,和不必讨好的从容。我再也回归不到端庄、正气、善良、实在、宁静的茹曼的本位了。但我却在别样的茹曼那里,升腾起另外一种敬重。

《梨园秦声》是FM106.6 AM693陕西新闻广播每天14:00播出的一档日播戏曲节目。节目汇聚了陕西及全国优秀的戏曲片段欣赏,也为艺术家与戏迷搭建了全新的交流平台,同时还兼具戏曲评论、戏曲文化传承、传统文化遗产保护的媒体责任。节目以《好戏登场》《梨园追梦人》《戏曲学堂》《梨园大擂台》《三秦大戏台》等版块为载体,为戏迷和听众打造一档全新的戏曲听觉大餐。

微信:秦腔正宗∣戏曲传承一滴水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FM106.6 AM693 陕西新闻广播

每天14:00 《梨园秦声》敬请关注

电话:029-85231586

投稿邮箱:50561142@qq.com

业务联络也可私信 新浪微博 @文艺虎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