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玫瑰的温情:钢子馅饼店国贸二三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9-10 06:26:2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每一家钢子馅饼店开业,最先出现在脑海中的肯定是故事,以致很多时候忽略我们的馅饼——真的太好吃了!

这次北京国贸建外SOHO钢子馅饼店开业,在现场我有幸“捡到”几个鲜活的好故事。


玫瑰行动,情感偷袭


不得不承认,有人真的天生具备神一般的才华。

钢哥说建外SOHO钢子馅饼店开业之前,要给国贸商圈上班的白领们来一场“情感偷袭”——送五万支玫瑰。

我刚获知这事儿的时候有些蒙圈,“馅饼与玫瑰”?为什么听上去这么违和呢!

我曾经参与过很多商业策划,算得上是前创意策划界的资深从业人员,所以曾经跟钢哥讲,其实我最擅长的并不是文字,而是创意。说了好多次,甚至连北京馅饼店开业的前天晚上,我还在跟钢哥唠叨,数次强调自己曾是“专业”的,你钢子馅饼店要在建外SOHO这种繁华商区开业应主攻哪些哪些方面,要如何高大上,而且玫瑰不能这样送……

我滔滔不绝挥斥方遒,钢哥听得频频点头。

我们一直聊到凌晨一点半。

次日一大早,我们来到馅饼店门口。

我还是第一次来这儿,看到那么小的一个店面,有些感叹,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要推一个小吃类的品牌并非易事,尤其是回想昨晚跟钢哥山吹海侃,我发现真是有些太高估自己了。

在我的印象中,北京媲美欧洲的好天气也是从那天开始,我们去的时候已经有零星上班的白领,钢丝志愿者们在整理刚运来的玫瑰,还有陆续赶来的钢丝们都急忙换好衣服,捧着玫瑰送给每一位睡眼惺忪的过往行人、白领一族。

我当时并不看好,而馅饼店在那天也没营业,钢哥在志愿者们送花之前特地嘱咐,不能有任何商业性的推广,不卖馅饼,甚至连钢子馅饼店的名字都不用提,就只是单纯送玫瑰花,要是有人问起缘由就说祝他们开心快乐。

六月八日,在建外SOHO上班高峰期,围绕着钢子馅饼店四周,汹涌而来的上班族们几乎人手一朵玫瑰花。

京城的景象很美,都市的生活很冷漠,但谁会拒绝一枝玫瑰的温情与善意呢。

行色匆匆的白领,周边小店,甚至连环卫大叔的清洁车上都插着一直鲜红色的玫瑰……那种特殊的氛围一扫过往都市中人与人之间的漠然与隔阂,能看得出所有人脸上的欣悦和开心;到了中午,已经开始有很多人前来馅饼店要购买馅饼……

很短的时间内,我们的玫瑰已经“占领”了建外SOHO商圈,没有打广告,也不需扫描二维码。

简直就像是一场行为艺术,波及的人群跟影响力、美誉度,蔚为可观。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那些发传单的人,从那天开始“业务量”几乎为零。

到了中午的时候,听到周边投行的工作人员议论:

“出这个创意的人简直就是天才,太牛逼了!”

没有什么可以随意把人打动,除了真诚。这给我的震撼简直前所未有,很厚颜地当了一回事后诸葛亮,跟钢哥分析了“玫瑰行动”的二次传播率,并得出结论,几乎达到百分之九十。

然而,我还是感到有些无地自容——太高估自己了;我总是很喜欢给自己找借口的,这次也不例外,我的借口是自己变迟钝了,尤其是心灵和体验的迟钝,这简直就是一种罪过。

我终于知道,小小一枝玫瑰的威力,已然撬动了国贸商区所有白领隔着冷漠的心门。

钢子馅饼店的传奇之路,也已经徐徐图展开来。


爱心和爱情


第二天,下起了雨。有很多钢丝家人也闻讯而来,许多钢丝虽然没见过面,但都是让人感动。简单地握手,或者一个含着笑意眼神,就已足够,“钢丝”两个字,本就不需要太多修饰。

玫瑰继续,馅饼店开业,但所谓良辰美景奈何天——雨一直在下,没有停下来的迹象。钢丝志愿者们撑着伞,仍然守在外边向四面八方路过的人们送出了玫瑰;出乎意料的是,虽然下着雨,但还是有很多人聚在钢子馅饼店前,有序地排着队,耐心等待新鲜的馅饼出炉。

馅饼店面积非常小,室内待客区最多站三个人,因人多,雨还是一直在下,钢哥让钢丝志愿者买来雨伞发给排队的客人,取到馅饼的客人会自觉地将雨伞收好放到店门口……

钢哥说,这一幕让他很感动。因为这并不是一张单纯的馅饼,也不是我们免费送出去的玫瑰花,而是一种纯粹的情感诉求在里面,也是对我们钢丝善行团、慈善纯公益的认可。


雨还在一直下,围聚在馅饼店门口的人并没有减少。

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人引起了大家的注视,白色衣服上面的红字十分夺人眼球。衣服上面的红字显示,这是一位白血病患儿的父亲。


他在雨中偶遇了钢子。

钢哥见状连忙吩咐身边的工作人员给他撑起了雨伞,上前了解情况得知,这位来自重庆的白血病患儿父亲已经在国贸附近乞讨了两个多月时间,还在目前在燕郊住院。

(在这里插个题外话,近些年白血病发病率逐年增加,并且出现低龄化的趋势,儿童是这种病的高发人群。)

钢哥制止了旁边拍照的人,跟这位患儿的父亲说,我目前无法辨别你的真假,但是很愿意帮你。

说完让嫂子拿出来一笔钱,放到那个求助者的手中:

“如果你的孩子真是如此不幸,我愿意帮你联系慈善组织发起募捐(再次重申下,钢丝善行团自成立至今,我们没有经手过一分钱善款);如果你是骗子,今天这笔钱,我也不要你还,但请你这套装扮送给我,以后别再去骗人,因为你会让很多好人心寒,让很多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失去得到帮助的机会。”

当时已经有记者开始围上来拍照了,钢哥扶住感激得要下跪的患儿父亲,继续听他讲述生活的艰难与困苦。

这位求助者的家里为了给孩子看病,早已倾家荡产。作为父亲,他认为自己很不称职,在没有任何出路的情况下,他选择逃避现实,离家出走,到南方打工。

但毕竟身为人父,牵挂自己的孩子和妻子,忍不住打电话给家乡朋友,结果被劈头盖脸一顿骂。原来他的妻子一直没有放弃,领着孩子挨家挨户磕头乞讨。这位母亲用最原始的方式——乞讨,来维系自己骨肉的性命。他感到无地自容,心生愧疚;连忙跑回家……

这位求助者将妻儿安顿在燕郊的医院,自己来北京乞讨,并有幸遇到了好心人提供住的地方。

他说,作为父亲,并不感到丢人;哪怕是一天只能讨到一块钱,也尽到了做父亲最大的责任。

听完这个男人的心声和辛酸历程,钢哥十分感动。宽恕与爱,从来都是人性中善的力量。钢哥派人跟这位求助者去燕郊医院实地调查真伪。最终的结果——这件事情居然是真的,孩子真的在住院!事后钢哥火速联络相关慈善机构紧密跟进救助!

其实生活本身并非寂静无声,那位求助的父亲,用尽了自己最大的能力诉说困境、用另类的形式呈现自己的艰辛,其背后却是更深沉的爱意——

父爱如山,愿孩子早日康复。


将求助者送回燕郊,已经过了两个小时,空中的雨点也小了起来。

钢子馅饼店门口,围聚的人群依然没有减少,而我们遇到开业以来最大的“危机”:准备好的材料,已经卖完了!

两个小时,一天的馅饼原料,居然一扫而空,全卖光了!

四个人做馅饼,另外三人做小钢饼,一人收银……一整上午没有休息,无人喊累,也没有停歇,就像是拧紧了发条似的连环转。

而外面排队的长龙并不见少,而且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刻,雨还在一直下个不停,越来越多的白领蜂拥而至。

有很多拿着玫瑰排队的客人,一次买近十张,队伍越来越壮大;在建外SOHO东区,形成了一到壮丽的景观。旁边奶茶店的小姑娘说,在这一片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火爆的场面,言辞之间能听出某种羡慕与神往。

玫瑰花还在源源不断地送出,突然从对面的办公楼下来一群白领。

其中有个腼腆的年轻人,上前问能不能给他一枝玫瑰,他想跟自己的同事表白!哇哈哈哈,成人之美的事情我们都喜欢,钢哥又是一个特别喜欢的浪漫的人,马上直接送给他九十九朵玫瑰,并把所有送花的钢丝天使们聚拢过来……

在濛濛细雨中发生浪漫的故事,大家都乐见其成。

从钢哥创建钢丝善行团开始,我一直认为,在夜与荒野的尽头,公益的路途,终究太过凄苦;但钢哥却觉得,善良是一种力量,爱也是,无论结局如何,都是一段尘世最美、最幸福的光芒。

为了孩子治病放下所有尊严的父亲、在钢子馅饼店门前当众表白的情侣、在风雨中自觉排队的白领……

钢哥说,钢子馅饼店开业第一天就给了他无限的惊喜,无尽的感动。

而让我最震惊的却是,建外SOHO钢子馅饼店开业第一天,虽然遇到风雨,但仍然供不应求,馅饼原料两小时售罄,小钢饼卖空五次,营业额超过一万元。

这是在钢哥领导下,我们钢丝缔造的传奇,也是社会对我们钢丝善行团的认可。


五万枝玫瑰花,掀起了一个商业上的口碑神话。听到排队买馅饼的白领讨论,常规的口碑推广模式运作,没有100万绝对达不到这种效果。

简直让我无地自容,越发感觉自己太不学无术太浅薄了。

这个源自钢哥的创意,看上去十分很简单,但个中的细节运作(当然不能说,我还要复制)……除了五体投地,不知如何表达我的膜拜。


涅槃的面具


这个人其实我第一天就见到了他,看到他在现场帮忙的身影。

我理所当然地认为他是钢丝,直到第三天,才发现他跟钢哥说要加入钢丝善行团,但不知道怎么获取捐赠号。

很神奇的一个人,他是最先注意到钢哥现在捐钱给那位求助父亲的人,并且全程偷拍了照片。

建外SOHO钢子馅饼店正式营业第二天,我和钢哥在现场遇到他,他的微博名字叫做@面具男孩vs ,名字跟真人完全挂不上钩。

他跟钢哥说要加入善行团,成为一名钢丝。

当时我有些懵,难道他不是钢丝吗?

他还不是,虽然关注钢哥很久了,但因不知道怎么跟捐、而且也没有支付宝,所以一直没有加入。

直到听说建外SOHO钢子馅饼店开业,本着来看看的心态,结果没想到偶遇了钢子,并全程围观了钢哥助人的全过程。

让他下定决心,成为一名钢丝。

至今为止,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他合适;这是一个沧桑的人,戴着面具在唱歌,在行走,构成了他生命所有的意义。

他说自己在2013年的时候,发愿要骑着摩托车走遍全中国,但没想到在湖北出了车祸;我估计,他应该是在那段时间关注钢哥的,2013年九月初我们钢丝善行团全国万里行第一季,就是以摩托车为主题。

他跟我们说起了自己的音乐,这是他爱之若生命的追求。曾有人让他在音乐和女朋友之间做选择,他说自己绝对选择音乐。

我没听过他的歌,他自己也坦陈,唱得并不好,但每一首歌的创作都有他倾注其中的灵魂与情感。

他说自己是农民,初中未毕业,少年时期便浪迹天涯。然后他说自己曾经贩毒被判刑十五年,服刑八年提前出狱。

我当时就震惊了。

他说话的逻辑非常有条理,我也看过他的写文字,语感朴实,笔触洗练。

他不像是农民,更看不出半点失足青年的痕迹。

1995年,因即将结婚的女友随意提了句,家里希望能拿到30000元彩礼。在此之前,他做过砖厂、木厂、船厂的小工,在工地搬过钢筋混过泥土,在制衣厂、制品厂打过杂……所以他急需一笔钱,不单是因为要结婚,还有一手把自己带大的姐姐遭遇车祸重伤。

这些都不是理由,总之他成为了一名罪犯,铤而走险跑去云南贩毒,并且被判了十五年。


我没问他在监狱八年多是怎么过来的,问不出口,而且感觉这种问题很浅薄和虚弱。每个人都有过去,有的是伤疤,有的是回忆。

不过,他说起自己在监狱的时候,想通过希望工程要资助一名失学儿童,为了完成这个愿望,他把自己每个月的消费控制在十块钱之内,用四个月的时间,每天加班加点,终于攥齐了500元……

我无意去质疑他当时的动机,只是感慨,电网高墙与自由世界真是两片天地,而后来他将这500元捐出的过程也是历经曲折——用了一年三个月又八天。

他说只是想证明,自己不是不可救药的渣滓。

2010年4月,他减刑出狱。隔年,他母亲患上了癌症,一年后去世。

2013年开始化身“面具男孩”,环游全国。他说,我戴着面具,有一个原因,就是面具后面这个人,这颗心,已经百孔千疮。

在荒芜的世界里行走和写歌,几乎构成了他生命所有的意义。最后他告诉我:“我从小梦想是上大学,然后当兵,再当警察或者教师。”


直到他在风雨真情中偶遇到了钢子,为了成为一名钢丝他问了现场很多志愿者,当得知钢丝编号(第一个捐赠号)需要绑定支付宝,又特地去银行办理了一张借记卡,最终在钢丝家人的帮助下终于如愿以偿加入了钢丝善行团,成为一名每天跟捐的钢丝。

他的故事其实我并不想也不忍挖掘太深,因为有太多回不去,太多来不及,所有文字的描述都不够清醒,也不够深刻。

他还在坚持自己的音乐梦,就像是一只飞翔的候鸟,没有故乡和他乡的区别,天空和大地就是他的旅途。人这一生很难保持一颗无求的心,就像水流漫无目的地流浪。一切终将归于某种浩大的、美好的却又无迹可寻的时空。

我想对他说,也对自己说:请君继续!

继续跟捐,继续追寻爱与温暖;继续用音乐为黑暗中每一颗沧桑的灵魂送去安稳和宁静。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