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承受的苦难不过人之常情,有什么可惊天动地 | 咬一口馅饼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9-11 15:58:1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来,咬一口馅饼,喂胖你的心吧

20



星期日

2017年8月


这是我的第21篇碎片化随笔推送。


从3月16日至今,近半年。原先按天来数日子,现在已经变成了以周计时,一月4周,一年12月,年轮飞转,时间是每日的晨起夜歇。


最初做这个公众号,除了出于一个生活家的理想,还抱着一点文学爱好者的妄想。然而时至今日,这二者我都没有做好,我既没有足够的时间用文字记录生活,更不可能有足够的定力用文学点亮人生。


今日看作家冯唐的演讲,他说,文学就是用语言文字破译人性的代码。我经历,我感受,我表达。


这三重境界,没有一个是容易的。于是很多作家就停留在冯唐所说的“黄金分割线”以下,只能徘徊于三四流,甚至更低。但大部分写作者,都觉得自己在线上,虽离大师遥不可及,也算是小有成就、天资难泯。


我经历,我感受,我表达。

我经历得还很少,我感受得也不多,我表达得大多没有新意。


昨日看“一席”上导演郭柯的《从三十二到二十二》,这个年纪不大的男人极其克制、平静地讲述自己拍慰安妇纪录片的历程,从韦绍兰起,至韦绍兰终。


日军侵华时的特殊群体——慰安妇,到现在,在世的已经只有11位。



一定要去看这部纪录片,要去电影院,在荧屏的微光中,忘记生活中的愁苦和快乐,忘记早起上班的压力,忘记房子车子,想象自己散漫地走在空无一人的林子,秋风扫落叶,细雨拂发丝,我们不是负累重重的我们,我们只是一个空壳子,不带杂念地张望这个世界,如此,去看一看生命最具象的样子,流一流不可名状的眼泪。


这眼泪和我们自身无关,和众生相关。

 

出生于广西桂林的韦绍兰老人的方言,与我湘南故乡的口音非常像,她不紧不慢、笑呵呵地唱着歌谣


“…天上下雨路又滑,自己跌倒自己爬,自己忧愁自己解,自流眼泪自抹干…”



世界这么精彩,她说她还没有活够,就是吃野物,也要留着这条命去看。


不可名状。


最近常常有人问我,到底什么是幸福。也有人觉得自己十分不幸福。就像托尔斯泰所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幸福的人大体都一个样,欢笑,阳光,绽放,不幸福的人有许许多多理由。

 

可是我觉得我们谁也没有权利说自己痛苦。这个世界从来没有放过任何一个人,我们要做的就是去感恩已有的幸福,承受降临的苦难,创造未来的美好。


承受生活给你的苦,并不是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事情,不过人之常情,不必惊天动地。



另外一个经常会遇到的、令人困惑的问题是:幸福到底和金钱有多大关系?

 

我的答案是,幸福和金钱有很大的关系。在自己还没有足够的能力挣足够的钱来维持个人以及家庭生活时,我们根本没有资格说幸福与金钱无关。

 

要否定一样事物,必须要站在一个足以鄙夷它的高度。否则不过是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找借口。

 

当然我并不是说金钱可以带来一切、没有钱就失去了一切。至少,金钱可以带来一些东西,甚至也可以给情感以一定形式的物质慰藉,而没有钱会失去一些东西,甚至也会导致原有的情谊在现实面前混杂变质。


这非任何人所愿,但生活除了罗曼蒂克的幻想,还要穿衣果腹,还要起居出行。

 

为了达到相对理想的生活而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在这世上为人所必须承担的东西。

 

生活的不幸和折磨有多种,表现形式从不单一。人人皆有苦要吃,做好自己就好了,不必企盼他人替你背起生活的重壳,更不要因别人无暇、无力顾及你的苦而怨恨。

 

天上下雨路又滑,自己跌倒自己爬,自己忧愁自己解,自流眼泪自抹干。

 

佛说渡人自渡,只有先自渡才有可能有人与你共渡。


文字:小木棉

编辑:小木棉

图片来源:网络

关注我,你的眼睛会怀孕


我要推荐
转发到